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巴黎峰会可以超越哥本哈根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1:21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巴黎峰会可以超越哥本哈根”

对于了解或不了解气候变化谈判的人而言,都会不可避免地提出一个共同具有现实主义特性的问题:2015年的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可否超越哥本哈根?  “是的。”世界资源研究所(WRI)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马尼希(ManishBapna)在这个问题上的回答笃定自如。

马尼希认为,究其本源,哥本哈根与巴黎已然是两个迥异话语形式,“哥本哈根是一个有法律约束力、从上而下的建构行动,巴黎在建设和设计上则非常不同。”  如将整个气候变化协议想象成一块拼图版图,目前重要的板块已经放在桌上,即欧盟、中国和美国的减排提议。  继《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后,欧盟于近日亦公布其到2030年,比1990年减少40%的减排目标。  尽管对于巴黎气候变化大会这种自下而上的方式所产生协议的预期较以往有所乐观,外界对于是否能够达成一个富有雄心的全球协议仍存疑虑,特别是这种自下而上的方式所达成的减排目标,目前看来仍不能满足两度情景所需的减排量。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马尼希表示,在他看来,一份雄心勃勃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需要包括一个强劲的融资因素,一个认真的MRV系统,一个长期减排目标,以及五年一次的复审。  在其中,马尼希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即一个强劲的融资元素。  长期以来,应对气候变化和维持经济增长和发展被认为是一种损益关系,即一场零和博弈。  “需要开始意识到,在投资低碳基础建设中的经济利益,以及创新所能带来的经济机会。在这其中的经济利益要大过人们目前所意识到的。”马尼希表示,要用气候变化协议中的1000亿美元基金来撬动数万亿美元的私人投资,将其从高碳投资吸引至低碳投资,而这份全球气候变化协议,则有关如何向金融领域塑造并传达上述信号。  一份雄心勃勃的全球气候变化协议必备元素  第一财经日报:如何评价《中美气候变化联合声明》?  马尼希:这是非常积极的行动。中方宣布计划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且将努力早日达到碳排放峰值,这对于世界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讯息,中国正在向一个更低碳的经济前进。  当然对于中国在什么层次以及何时达到排放峰值还有疑问,不过这仍旧是一个重要的进展。  对于美方而言,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目标并将努力减排28%。这体现了美国在减排方面步伐显著加快,基本上是目前美国承诺减排速度的两倍,也是应该受到欢迎的。  不过,由于我们是在向两度情景进发,包括中美在内的全球各国都应该做更多努力。所以在准备巴黎气候变化大会的路上,各国都应该把它们最好的目标拿出来,可以在未来几个月中,增强减排雄心。  日报:你认为一个高雄心的全球变化协议的必备元素包括什么?  马尼希:我们从20年前的《京都议定书》时代自上而下的模式(全球减排目标,各国减排目标等等)发展到目前的自下而上模式,即各国都把自己的减排目标放在桌上,这(种形式)更受到各国的欢迎,但是这其中的挑战是,你把这些减排意向加在一起,也不一定能够满足最终需要的减排目标。  我们需要一个协议让所有的国家都可以同意开始行动,可以同意达成一个5年的周期,即各国可以每5年对过去的减排行动审议,并达成更有雄心的目标;我们希望各国所提出的目标可以在一个透明的方式下作出,我们并希望,在这个全球协议中,可以包含一个强劲的融资因素,融资对于帮助国家进行转型而言,至关重要。这亦可以对私有企业领域发出强烈的信号,令对低碳经济基础建设进行投资变得更有意义。  与此同时,我认为我们还是需要在巴黎协议之中,包括一个长期目标,对全球排放做出预期,譬如在某年可以达到全球的零排放。我也认为,一个强劲的MRV体系,会成为巴黎协议的一部分。  日报:在融资方面,恐怕“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CBDR)会在出资方和接受资金方造成谈判分歧:发展中国家目前仍认为,出资方应符合1992年所规定的类别,并符合CBDR原则。  马尼希:要设计一个协议,来体现国家在长期以来会发展变化。当下世界,同1992年迥异,亦将与2030年有重大区隔。在1992年提供支持和接受支持的国家,也将同2030年提供支持和接受支持的国家大有不同。我们需要一个充分灵活的、允许转型发生的协议。  所以我猜想,与1992年相比,中国在23年后,需要的支持减少了,在2030年,中国给予世界的支持也要比今日更多。  用1000亿美元来撬动万亿美元对低碳投资  日报:伴随气候变化谈判的临近,一个陈词滥调的话题再次浮现,即应对气候变化与经济发展之间是否存在零和关系?  马尼希:我们在过去一年半中,帮助发起了一份《新气候变化经济》报告,这份报告将最新的在气候变化行动和经济发展之间关系的经济证据收集并发现,更好的经济增长是可以降低二氧化碳排放的。清华大学也参与了这份报告。(全国政协副主席陈元等人也担任全球经济和气候委员会中方委员。)  的确如你所说,(即便达成全球协议),也没有法律方式来强迫各国进行减排。然而长时间以来,各国会因为看到各国自我利益/兴趣之所在,来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  如希望减排,我认为有3个经济体系需要重大改变:第一是能源系统,第二是土地系统(农业和林业),以及城市系统。需要开始意识到在投资低碳基础建设中的经济利益,在这其中的经济利益要大过于人们目前所意识到的。  日报:绿色气候基金(GCF)注资达到近100亿美元,不过这同发达国家曾在墨西哥坎昆会议上达成的“在2020年前每年对GCF注资1000亿美元”的许诺相差甚远。  马尼希:不仅是1000亿美元,而是要考虑如何撬动数万亿美元,需将私人投资从高碳投资吸引至低碳投资,巴黎的全球协议要向金融领域发出信号,令低碳领域更加有吸引力。(在前述《新气候变化经济》报告中,曾作出预计,在未来15年,整个世界经济将增长50%,超过10亿人口将迁移至城市中生活,对全球城市,土地使用和能源系统的基础建设投资,将有可能达到90万亿美元。记者注)  日报:你认为巴黎可否超越哥本哈根?  巴普纳:是的。哥本哈根和巴黎是两个非常不同的话语方式。哥本哈根是一个有法律约束力从上而下的建构行动,巴黎在建设和设计上非常不同。现在重要的板块已经放在桌子上:欧盟、中国与美国都表明了它们要做什么。在整个拼图中,这已构成很大一块。getty图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