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说好天亮前分手[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10:54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人若倒霉,喝口凉水也塞牙,先是和上司吵架,然后被迫辞职,找不到工作,整天在街上闲逛,像一个游魂。没钱可以豁出脸皮跟父母要,可是想恋爱了,却爱不上别的什么人,好男人是不会跟一个游手好闲,有些痞气的无业女孩在一起的。

没办法,父母强行帮我开了一间小小的花店,然后我像花痴似的爱上了来店里买花的安旭然。可这也不能怪我,我不是有意想插足的,要说有错也该是他,天天来我的花店买花,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那么优秀的男人,想不爱都难。

不过有一点,说起来真的很让人难过,他买花从来不买别的花,只买玫瑰,只是玫瑰不是送给我的,而是送给另外一个女孩的。

那天傍晚,轻风和煦,天边堆满了紫色的云,我的心情很好,因为那天是情人节,所以卖出去很多玫瑰,想想情人节让我发了一笔小小的情人财,不由得心花怒放。我在花店里修剪花材,招呼客人,忙得不亦乐乎,偶然抬头,隔着玻璃,看见一辆帕萨特停在了花店前面的空地上,然后安旭然从车上下来,走进我的视线之内。

我停止了手里的活,看着他一直走进来,说实话,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一见钟情是最靠不住的感情,可是安旭然的确给了我异样的感觉。他还没开口说话,只看了我一眼,我的心便开始慌乱起来,那种心慌的感觉像是偷了别人的东西一般,让我无所适从。以前,身边的男朋友来来去去,都没有给过我如此奇妙感觉。

安旭然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我的心甜蜜、慌乱、微微地疼,以至于他跟我说什么,我都没有听清。

他又说了一遍,我要十一朵玫瑰,麻烦你帮我送去,这是地址。我这才看清,他手里擎着一张小纸条,他的手指很干净,白晰修长,没有烟痕,也没有让人生厌的长指甲,我忍不住想去握那只手,可是终于没敢造次。伸手接过那张纸条,上面写了地址,后面是一个名字,伊莲。

我没有让手下去送花,我想这一趟我要亲历亲为,于是骑上摩托车,戴上安全帽,抱着玫瑰,一路找到了伊莲的家。

那是一个高档社区,周边的环境漂亮优雅,按响门铃,等了半天也不见开门,刚想走,门却突然开了,门开处探出一张女人的脸,精致,妩媚,冷漠,没有半点烟火的气息,长发如海藻一般卷曲,缠缠绕绕地披在肩上,有一丝丝的凌乱,身上穿着低胸的白色半透明的睡衣,玲珑的曲线若隐若现,能够吊足男人的胃口那种,看得我耳热心跳。

转过身刚想走,忽然听到门后有人轻轻地问了一句,是谁?尽管声音很轻,但我仍然听得很真切,伊莲没有说话,轻轻地把门合上了。

我怀里抱着头盔,顺着台阶往下走,心中却想着安旭然,我替这个傻得不能再傻的傻瓜有些不值。

安旭然依旧每天来买花,让我送给伊莲。我心里一直犹豫着是不是将我看到的一切告诉他。告诉他吧,似乎有些残酷,他的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爱情的光亮,我不想把这一丝光亮由我来亲手熄灭。不告诉他吧,心中又不忍他被那个女子当成傻瓜一般愚弄,因此左右为难。

最终我还是没有告诉他,人都有那么一点小小的自私,我也是。怕他知道了,就不再来我这儿买花了,不是为了多赚他几个钱,只是担心再见不到他了。

以前他来买玫瑰,总是买十一朵,让我送给伊莲。熟了之后,他买玫瑰的时候,总会多买一朵,十二朵,等我包好后,他从里面抽出一朵递给我,开玩笑说,别弄得像个男人婆似的,都没人敢送花给你,看在你天天为我服务的面子上,这一朵给你。

我伸手接过来,拿在鼻子底下深深地嗅了一下,然后故作不经意的样子,顺手把花搁到一边说,我有一屋子的花,还用你送我这一朵?安旭然大度地,做出无所谓的样子笑笑,实际上他也是真的无所谓,因为他的心只在伊莲的身上,根本不会介意我对一朵花是不是在意,我心中恨极了他这样子的笑。

等他一走,我会立即把那朵花捡起来,宝贝似的插到瓶子里,然后趴在桌子上对着那朵花傻笑。这朵没有任何意义的花,一朵,便是我的春天。

去商业街最高的大厦给伊莲送花,才知道安旭然为什么会那么爱伊莲,爱到死心塌地。那天在写字间里见到伊莲,与在她家里见到她的样子判若两人。在家里的她透着蚀骨的风情,别说是男人,连女人见了都觉得心慌。而写字间里的伊莲,举手投足都是成熟的职业女性的魅力,合身的职业装,骄人的业绩,和男同事都有得一拼。

她接过花,只是淡淡地对我说谢谢!身上隐隐逸出淡香水的味道。不知为什么,这个被我当成情敌的女人,我却恨不起来。

安旭然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为销售额上不去而烦恼。尽管老爸是看我整天无所事事地在街上晃,才给我开了这家花店,并不为赚多赚少,但既然我做了,就想尽自己的能力,做到最好。再比如安旭然,既然我爱了,就要把他追到手。现在既然他打电话来,自己送上门了,我还等到什么时候?他在电话中含混不清地说,我在新开的“1936酒吧”,没有带钱,人家不让我走,你来接我。我听了心中窃喜,连忙说好。

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我带了点钱赶到“1936酒吧”。一进门,我用目光逡巡了一遍,安旭然坐在吧台前,头伏在吧台上。他的背影看上去那么孤单,那么让人心疼,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我走过去,轻轻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你喝多了!他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然后笑了,说,你坐下来,陪我喝一杯,不醉不归。

我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该把今天在街上看到伊莲的情形告诉他。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伊莲和一个男人从太平洋百货一起出来,那个男人轻轻地揽着她的盈盈一握的纤腰,看起来很熟的样子,我猜想,他一定是我第一次给伊莲送花的那个黄昏,在伊莲的家里躲在门后的那个男人。

安旭然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的样子,他摇了摇头说,什么都别说,我知道。我的心刹那间刺疼起来,他是在为伊莲心疼,而我却是在为他心疼。

把他送回到公寓里,帮他脱了鞋子,盖好被子,又去厨房倒了一杯白水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回身想走,他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不松开,我的手被他攥得很疼。他说,她做了我三年的女朋友,却没有你对我好,我不让你走。

他翻身坐起来,一把把我带到他的怀里,他说,天亮之前你是我的,天亮之后你还是你,好不好?

听上去很无耻,可是我却无法拒绝他,无法拒绝自己。

在他的怀里,我放弃了挣扎,很多次,我不都是渴望他的怀抱吗?可是却没有想到是在这样的一种情形之下。我渴望的怀抱是有爱的味道,而不是单纯的只有欲望的气息。

他温热的气息在我的耳边游移,弄得我痒痒的,他看着我,一直看着我,唇轻轻地落下来,温软的舌像一条灵巧的鱼,充满了生命力。

想起伊莲,那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她是我心中的一块病,让我不能抑制地在安旭然的肩上狠狠地噬咬了一口,留下一排深深的密密的齿痕,只有这样我的心中才会安稳,至少可以证明,有一刻钟,安旭然是我的。

我在黑暗中对着他笑,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像被打碎了的水中的月光。

说好天亮分手,我还是我,背转过身,眼泪还是不可遏制地流下来,慌乱地穿好衣服,忙忙地推门而出,听到他在身后叫我,可是我停不下来。

日子忽然寂寞而安静起来,安旭然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来买花了,心中想见到他,可是又怕见到他,那种矛盾的心情折磨得人日日不能安宁,有时候电话响起来,也会令我心惊肉跳。

一个人对着瓶中那朵已经干枯的玫瑰发呆,那个暧昧的夜很久不能让我忘怀,想起来脸上便会发烧。安旭然温暖的掌心在我冰凉的肌肤上游走,他炽热的唇让我窒息,我爱的男人,他却爱着别的女人,令我黯然神伤。

那个黄昏,轻风和煦,天边堆满了紫色的云,我的心情不好,无聊地应酬着客人。一抬头,隔着玻璃,我看见一辆帕萨特停在了花店前边的空地上,我的心瞬间被喜悦涨满。果然,安旭然从车上走下来。

我的心慢慢地从空中落到地面上,因何而喜?他不过是来买花送给伊莲的,与我何干?

他一直走到我的面前,停住了脚步,我并不抬头看他。安旭然笑了,说,买十二枝玫瑰。我的心中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还是忍住了,我不能在他面前掉眼泪,于是冷冰冰地说,玫瑰卖完了,你去别家看看吧!

他用嘴朝着水桶中养着的一桶的玫瑰,努努嘴说,那不是吗?不是傻了吧?有钱也不赚?

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我看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是的,我只是一个开花店的,没有如花的容颜,更没有骄人的身材,可是我却有一颗至诚的心,如果说我有错,那就是我不该爱上你,所以请你宽容些,以后别再来这儿买花了。

安旭然这家伙竟然嬉皮笑脸地说,我只买最后一束花,你不卖给我,我就不走。

我的心中涨满了酸楚,再也没有以后,我默默地把玫瑰包好,不小心竞被玫瑰的刺扎了手。伸手把花递给他,他竟不接花而是捉住了我的手,我使劲地甩,却挣不脱,手腕被他牢牢地扼住。我没好气地说,不是说好天亮以后就分手吗?我可不是别人受伤时的药。

安旭然拿过那束玫瑰,从中抽去一朵扔进垃圾桶里,剩余的十一朵塞进我的怀里说,送给你。

我抱着满怀的芬芳,眼泪滴落在花瓣上,仰着脸问他,你确定没有送错人?他摇了摇头说,其实我和她早就分手了,来买花不过是为了看见你。说着他附在我的耳边低声道:我终有千日不好,还有那一晚上的好……

我扑上去,在他的肩上咬了一口,一边温柔地对他说,再敢胡说八道,我咬死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