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从天价人参观中韩人参产业话语权-【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29:31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在刚刚举办的“中国首届人参专场拍卖会”上,一颗百年30克野生参拍出了300万元人民币的天价。每克均价是黄金价格的250倍、虫草价格的140倍。现场,经过激烈角逐,一佩戴墨镜的神秘买家以志在必得的姿态最终拍得了这颗人参,引起了业界各方高度关注。

投资界(微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说,“野山参”也开始介入拍卖市场,其资源稀缺性类似黄金和虫草,但和虫草每年产出不同,野山参50年不再生、随时间增值的生长特性更具有投资价值,其和野生人参相比,存量具有一定规模,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游资追捧的“虫草”类产品,市场已经释放出相应的信号;在宏观经济结构面临调整的大背景下,农业是新的投资热点,资本和投资界对于人参产业应该给予重视。据了解,中国是人参产量大国,却非产值大国。“大而不强”是中国人参产业现状的主要特征。

症结:粗放模式&汹涌“韩流”

人参是我国发展林下经济的重要产品之一,其素有“百草之王”之称,是我国名贵的中药材。据史书记载,我国人参应用已有4000多年历史,《神农本草经》和《本草纲目》中对于人参的药用价值都有详细的记载。而公元三世纪,我国部分地区就已经开始人工栽培人参。目前,中国是世界人参主产区,全球70%以上的产量出自我国。可以说,无论从历史文化角度还是从产业规模来看,人参都是我国农林业的重要产品。

我国人参按其生长环境的差异,分为野生人参、野山参、移山参、园参四类。野生人参:自然传播、生长于深山密林的原生态人参。野山参:人工播种,自然生长于深山密林的人参。移山参:将幼小参苗移植于山野而成长的人参。园参:人工栽培于园地的人参。

四种人参随着人工干预程度的增加,价格快速递减,野生山参价格最高,野山参次之,园参价格最低。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园参已经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数量更为稀缺、药用价值更大的野山参日益受到消费者的青睐。

上世纪80年代后期,人参种植由于经营放开而导致盲目发展,产量剧增的同时品质下降,整个人参行业良莠不齐、混乱无序。目前,我国的人参产业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第一,质量标准混乱,严重破坏市场秩序和消费者认同;第二,价格体系混乱,没有公开透明的定价机制;第三,精深加工缺失,人参价值未能充分挖掘和广泛应用;第四,行业集中度低,龙头企业和知名品牌缺失。

上述问题曾一度导致“人参卖出萝卜价”的悲剧在我国上演。在人参的医疗保健价值日渐被国际社会认同并成为国际市场中重要农贸产品的背景下,中国的人参产业却逐渐陷入——“高产量、低产值”的困境,令人扼腕叹息。

在国际市场上,我国人参产业在与韩国的竞争中也处于劣势地位。作为最大的两个人参生产国,中韩鲜参总产量之和约占世界的95%,而韩国也是中国人参产业在世界范围内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中国虽有人参产业大国之名,却无人参产业强国之利,人参产量和产值存在巨大脱节。以2010年为例,全球人参产业的产值超过500亿元,我国的人参产值为50-100亿元,仅占全球产值的10%-20%。而韩国人参的产量仅有我国10-15%,但产值却是我国的近3.5倍。韩国人参产品原料的50%以上来自中国,其加工后以成本价格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卖到欧美、东南亚,同时大量返销给中国,中国正沦为韩国人参产业的“原料产地”。

要打破我国人参产业的困境,就必须从规模化生产和交易模式创新方面大做文章。而在我国人参产业中,野生人参虽然价值最高,但濒临灭绝;而移山参、园参虽具备规模化生产的基础,但使用价值和流通价值较低,并不被消费者广泛认同;唯有野山参,无论从规模化生产的角度还是从价值认同的角度,都是探索流通模式创新的最佳品种。

“参黄金”的双重价值

首先,野山参因其自然特性,而天然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野山参的种植周期较长,需要花费大量的劳动、时间,因而数量稀少,价值昂贵,且由于其体积重量小,携带方便,经过生晒干燥之后不易腐蚀,可长期贮藏,便于收藏或者转让。此外,野山参的医疗保健价值已获广泛认同,随着应用领域的大幅拓展,其未来存在较大的升值空间。在某种程度上,野山参甚至具有类似黄金的“硬通货”特质,天然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

其次,野山参因其应用广泛,而具备良好的产业价值链延伸。人参作为食品管理早已成为“国际惯例”,日本、德国、美国、东南亚等国都是如此。世界另外一个人参大国韩国,其自产的人参90%以上是作为食品消费的,从中国进口的人参初加工原料也是作为开发食品使用,目前已开发的人参食品有十几大类数百种,包括饮料、饼干、糖、茶、果酱、方便面等,形成了全民吃参的习惯。随着我国野山参的应用范围拓展到食品、保健品以及化妆品领域,其产业价值链条也将会得到进一步延伸,国内人参产业对于野山参原料的需求规模将会出现大规模增长。

因此:野山参不仅具有使用价值,而且具有投资价值。首先,从使用价值看,野山参既是疗效显著的中药材,对许多疾病治疗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又是营养丰富的保健品,在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等方面功效良好,购买人在购买之后可以选择消费食用,满足其对于野山参药用价值的需求。其次,从投资价值看,无论是在体积小、重量轻、易于储存且年愈久价越高的自然属性上,还是在其稀缺加认同的价值属性上,野山参都具备较佳投资品种的潜质;且野山参未来的市场需求巨大,其在医药领域的不可替代作用决定了市场价格的较大刚性,故野山参具备良好的投资价值。

如何争夺定价权

进入21世纪,国际大宗商品市场出现了“中国买什么,国际市场就涨什么;中国卖什么,国际市场就跌什么”的怪现象。大宗商品国际贸易领域定价话语权的缺失,导致我国面临“高买低卖”的不利局面。

当中东和和澳大利亚牢牢把握石油和铁矿石的定价权,享受垄断暴利的时候,中国的“工业黄金”——稀土却因为定价权缺失被一直贱卖,中国的“农业珍品”——人参正在沦为韩国的原料产地。如果中国始终都是被动的价格接受者,上述悲剧还会不断重复,大宗商品领域进出口的双向损失将会压制中国民族产业的发展壮大和转型升级,严重影响我国国民财富的积累和生活水平的提高。

我国农业产业化的进程当中,不应再重复我国工业领域“高产量,低产值”的悲剧,应高度重视对于国际定价话语权的把握,选取优秀品种进行探索。无论从我国产业现状还是国际竞争态势来看,人参都是探索通过交易模式创新争夺国际定价权的首选品种。

目前,大宗农产品(6.59,0.00,0.00%)国际定价权被世界主要期货交易所牢牢把握,这一态势短期内很难改变,而我们可从某些农副产品入手先行尝试。以人参为例,随着我国居民对于医疗保健的消费需求和消费能力不断提高,人参这一具有特殊功效的农副产品也逐渐走入千家万户;同时,国际社会对人参价值的广泛认同,也让其在国际贸易中逐渐成为一个重要品种。

然而,我国虽是人参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却没有相应的国际定价权,我国人参产业在与韩国的竞争当中也处于不利地位。如何发挥生产消费大国的优势,借助交易流通模式创新,积极争取人参国际定价权,从而把人参打造成为我国农副产品中具有核心竞争力的尖兵品种,对于我国农业产业化的未来发展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三国擒雄游戏

哆啦英雄手机版

金属狂潮无限内购版

进击的小伙伴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