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血色暗香作者隔空取物[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35:31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安乐死”是指在用药物刺激下,在没有痛苦和悲伤中死去 ——题记

“相传‘安乐死’的最高境界是唐代中期由一位宫廷御医研制的、名为‘暗香’的嗅觉性药物。能让人失去听觉、视觉,但同时能产生幻觉——看到自己生前不知道而又想知道的事情。而且还有死后尸体不腐之功效。据传‘暗香’是由高山上的血参、深海下的淤泥等上百种珍贵药材提炼而成。成黑色固态,点燃后散发淡淡幽香,极为珍贵,在当时只有皇帝才配使用。”读到这里,兰溪莫名其妙地笑起来:“什么嘛!这也太假了吧?”

“继续读啊,正经点好不好,我要用它写论文的。”我轻轻地拍了一下她顽皮的小脑袋。

“哦。”兰溪翻了一页,继续道:“唐朝末期,‘暗香’配方被盗,皇帝李煜因此勃然大怒,斩杀可疑侍从宫女和各郡县盗贼无数,最终也没能找回配方……”

身为正在大学专攻“中国古代史”的我对这种东西极为好奇,也正因为这种好奇,才驱使我对待古代史有着一如既往的热情。

兰溪是我的发小,也是我的干妹妹。她在学校专攻中国古代文学,我这些不入流的东西,根本不入她的大雅之堂。

兰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活泼开朗、纯洁美丽,还写得一手好诗、画得一手好画,真可谓多才多艺,无论是在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世上难求的奇女!

“呵呵,如果真有这种东西,你会用么?”我凝望着她那无暇的脸庞,半开玩笑地问道。

“如果真有啊?呃……”兰溪略微思考了一下,继续道:“如果死得很痛苦的话,我还是很想用呢!还能看到生前不知道的东西,多好啊!”说着,兰溪看了一眼手机,继续道:“我和君约好了六点吃饭,我该走了,你要不要一起去?”www.guihun.net

“我论文还没写完,你快去吧!”我一边说一边乱无目的地点着鼠标,眼睛对着电脑屏幕,眼神却不知想要落在何处。

君是兰溪的男朋友,他们已经相处一年多了。君也是专攻“中国古代史”的。因为以前在发表学术论文时我们有过分歧,而后又渐渐发现为讽刺和侮辱,所以我们的关系从来没有从敌对化解为朋友的趋向。即使有兰溪在中间牵线、劝阻,我们也没有因原则而向另一方妥协。

能够吸引兰溪的人并不是很多,君有着雄厚的家庭背景,他的父亲是中国古代史研究所副所长。这也为他成为学生会会长奠定了基础。外表帅气、性格不拘的他更是学校女孩子青睐的对象。

每当看到兰溪和他在一起时那种幸福、快乐,每当看到别的女孩向兰溪投去羡慕的眼神,我觉得自己无论怎样都是值得的。是的,我从小就开始喜欢兰溪了,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

兰溪学会了吸烟,还在我的眼前吞云吐雾来表现她吸烟的纯熟。

我夺过她手中的烟,大声吼道:“是谁教给你的?”

在我眼中,兰溪是那么乖巧那么懂事,她不是一个这样自甘堕落的人。

开始兰溪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听到我的话后对我大声嚷道:“我自己学的!你凭什么管我?”说着,她跑开了。

我将冒着浓烈刺激性气味的香烟扔到地上,用脚踩灭。和香气比起来,香烟让我感觉到恶心。我知道是君改变她的,我知道也只有君才能改变她。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夜晚,一个人走在繁华的大街上,微凉的风拂过我的脸颊,让我终于感到了一丝丝惬意。我不禁感慨万千,一个人既然活着不快乐,又何必强颜欢笑,在乎他人感受呢!倒不如在没有悲伤、没有忧愁、没有背叛、没有伤害中死去。

在思绪中,我不经意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君。他喝得烂醉,怀中搂着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我有一种狠狠给他两巴掌的冲动,然而冷静下来后的我迅速掏出手机,抓拍下了这一幕。

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决定还是不能将照片给兰溪看。我了解兰溪,她是个对待感情执着而敏感的人,这无疑会让她比失去君更难受。

兰溪那么爱君,如果她看见了照片一定会忍受不了、会痛苦、会难过。可我又何尝不是呢?为了爱我可以忍痛割爱,为了爱我可以将爱永埋心底。

君死了,第二天就上了报纸头条。是我杀了他,没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承认,我精心策划了很久,我亦承认,现在的我终于感受到了心灵的解脱。

我带着报纸掩盖住兴奋的心情来到兰溪家,我想她大概不会知道的这么快。

看到报纸后兰溪哭成了泪人,在我的安慰下才慢慢睡着了。坐在床边,我给了她深深的一个吻。

“我要让伤害你的人统统都死掉!”我握着兰溪的手,暗暗地想着。

刑警队的人员来调查此事,我对他们讲了兰溪现在的状况后,他们不得不找我代替她去警局做笔录。其实,我早已准备好了天衣无缝的谎言。

从警局出来,已经是很晚了。我想兰溪大概已经醒了,或许已经忘了君的起了吧。

推开门,眼前的场景让我触目惊心。www.guihun.net

兰溪侧身躺在床上,一只手腕正淌着鲜血,那血在地上汇成一滩,缓慢的向外扩张,吞没了那把刺眼的水果刀,仿佛要吞没整个世界。

兰溪的身体不规律地颤抖着,脸已经因痛苦而扭曲了,但嘴上还叼着一颗没有燃尽的香烟。屋子里弥漫着血腥和香烟的味道。我做梦也不会想到,她居然为了君选择了自杀!

我缓缓平复了不安的心情,反锁上门,来到了她的身旁,轻轻地抚摸着她惨白的脸和干枯的头发。

“都说不让你吸烟了,你怎么就不听话呢?”我从她的嘴中轻轻地取出了香烟,扔在了地上。

她加剧了抽搐,翻着白眼,不停地发出沉闷的哼声。我知道,这一刻的她是痛苦的,因为我的心也在痛。

窗外月光皎洁,一片宁静随着银雾般的月光洒向大地,没有悔恨,没有遗憾,而倒映在血泼中的残影仿佛带着一丝丝眷恋。

“还记得‘暗香’吗”我从口袋中掏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其实它真的存在!当年是我的祖先冒着生命危险偷了配方,不信你看。”说着我将盒子打开拿到她眼前,“你说过的,如果死得很痛苦的话,你还是很想用的。”

我躺在兰溪身边,点燃了手中的“暗香”。一股淡淡的幽香传来,弥漫在我和兰溪身旁。

正如传说中的那样,我看到了兰溪偷看我的日记,我看到了兰溪趁我熟睡时在我脸上画画,同时我也看到了兰溪与君热吻,还有那天穿着时尚的女人——那正是兰溪!

我知道,在兰溪的幻境里全部都是君的身影,她也一定看到了我杀害君的情景。既然在生命的尽头也得不到她的爱,我为何不让她因痛恨而记住我一生?

我带着无悔的笑容缓缓地闭上了双眼,残留着的只有那一股血色的暗香。

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微信公众号:鬼魂网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