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专访复出的郎永淳是注重效率的狮子座不认为自己悲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7 14:50:26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对于自我,他有近乎苛刻的要求。与此同时,郎永淳不想把这样的苛刻投射到儿子身上。事实上,他不必再做什么,晓雨也已经成为他的翻版。

郎永淳

腾讯娱乐专稿(文/胡梦莹 责编/露冷)

离开央视主播台的一年后,郎永淳再次以主持人的身份出现在公众面前。台上的他,20年不变的西装革履,但胸前搭配的蝴蝶结领结褪去了往日的刻板。

他此行录制的是江西卫视青年APP大赛节目《创客英雄会》。不过事实上,比起主持,他现在的处境与那些厮杀的创业者们要更为一致。他在电商界创业,所以也不大喜欢这身考究的行头。录制结束后,郎永淳迅速在座驾换上T恤、跑鞋。他打趣,这样才符合他现在的身份,“不都说互联网企业不用穿西装,人家贾跃亭都是穿着圆领的,连个领子都没有。”

这是他对外在的革新,从头到脚都要重新出发。虽然在后台、现场,他还是像个大众明星给观众合影签名,也偶尔主动提及过去的一些感触,但他明确对我们表示不愿多谈央视,“我觉得我们现在没有必要去谈过去主播的这些经历了,就谈现在就好了。”

郎永淳要求时间精准无误。他在节目中对年轻的创业者们提出了“30秒营销”,“如果一个项目你没有办法在30秒之内打动我,我不会投。”对于我们的专访,他也严格掐时,当我一进门,他就表示我们有“26分钟”的交谈时间。倒计时十分钟,他慎重地提醒我,在有限的时间把重要问题问掉。然后他把手机放在桌上看时间,当我在最后一刻抛出最后一个问题时,他直接报时:“时间到”。

“我是狮子座,特别注重效率。”他解释。好像随时准备进入到雄性竞争中去。他在新的领土同时承担三大全新身份,每一个都是挑战,为此他拼命读书,加上谈合作、忙业务,将时间的缝隙填满。他说,自己现在变得激进了,变化或许从妻子生病的那一刻产生。更确切的说,激进本就在他的骨子里。

激进的做一系列变革

2015年9月2日,抗战胜利70周年前夜的晚间新闻播报,是郎永淳在央视的最后亮相。新闻结束不久,就有“郎永淳辞职央视"、"今天是郎永淳最后一次出现在《新闻联播》"的消息传出,掀起了不小的波澜。郎永淳本人则在微博留下几个字——“历史永远要铭记”。意味深长。

央视离职潮中,郎永淳的出走成为最苦情的样本。因为妻子吴萍罹患乳腺癌,此举被外界赋予悲情色彩。当时,电台军事节目主持人“导弹熊”在赠别郎永淳的文章中曾写道,央视给他的薪水,让他在应付巨额诊疗费之余,已无法维持体面生活。而15年前贷款买房的经历也被好事者重提,用以举证主播不过是表面光鲜。郎永淳对此保持沉默,没有说出真相。

一年后,他坐在对面,对我们说,“他们要这么写,我也没有办法。但我不认为自己有多么悲情。你如果说,就是因为挣钱少了,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不体面了,这些标签是我不接受的。”他拒绝被视为弱者。

2010年得知生病后,吴萍恐惧绝望,“我害怕。”她问郎永淳:“我会死吗?晓雨(他们的儿子)才上五年级。”郎永淳没有慌张,他告诉妻子说:“别瞎说,没那么严重!既来之则安之,咱们抓紧治、好好治。”从那时起,他开始自称“安之”。

面对危机,他迅速调整。家庭上,上初中的儿子去美国留学,妻子赴美休养。事业上,他选择绝境重启。告别传统媒体,蜕变为电商高管。“完全进入到一个陌生环境,也是一种自我激发。”在郎永淳的定义中,这是一次挑战,一家三口在各自全新的战场上赴战。

又或者说,另一次自我革命的时机来了。他一贯抱持,如果一成不变,就意味着没有进步,没有挑战与刺激。

没有挑战与刺激,就相当于“一潭死水”。这也是他曾经对离职潮的看法。“谁能想象社会发展到今天,媒体的‘航母’会出现离职潮?现在,人们获取信息的途径更多样,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受到了更大的压力与挑战。如今所谓的央视离职潮,其实是每个人对未来的思考,何尝不是一种冒险?竞争激烈意味着进步。”

腾讯娱乐:对于你的离开,外界揣测纷纭,究竟是什么原因?

郎永淳:我的家庭遇到了各种各样的挑战,让我对未来做出一些思考,尤其是对整个家庭的未来重新规划。如果不是到了40岁,我们的家庭遭到这样的挑战,我可能也不会这么激进的来做这样一系列的变革。

2013年,整个家庭的格局发生了变化,孩子提前去美国从初中上起,夫人过去相当于陪读,同时接受治疗,休养。等他们调整完了后,我自然而然也做了一系列相应的调整。

腾讯娱乐:从妻子生病到激进的做这样的变革,当中的心理过程是怎样的?

郎永淳:就是更知道怎样去珍惜生命,珍惜时间。怎么样在有限的生命和时间中去创造更美好的自己,创造更美好的家庭。

腾讯娱乐:你似乎一直很刚强,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落泪?

郎永淳:不自主的情况下。我不会主动流露脆弱情绪。

腾讯娱乐:央视被质疑给主播的工资少,与你的出走有关系吗?

郎永淳:他们说台里给的工资少,过不上什么体面的生活,其实你应该知足,已经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还算不错了。当然你要想真正的实现财务自由,那还有相当大的距离。所以你努力的方向是进一步对自己的价值进行挖掘。我想这个价值不仅仅是所谓的品牌、形象与金钱的价值,而是实实在在的经济价值,当然还有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希望个人的价值更多面、更多元。

没安全感,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变革,成为郎永淳固定的职业轨迹。“你看,以结论来论,我一直在革自己的命。”他的生涯被极端的分为三部分,医学时期、主播以及刚刚起步的电商时期。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原本可以在徐州做个针灸大夫,但猝不及防的,他把目标改为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双学位,问家人要了两千元,进京赶考。

他似乎乐衷于铤而走险。北广时期,因为一个与同学玩笑的赌局,他去搭讪长发飘飘、学业优秀的美女。找了个由头,追出自习室,跑到离去的美女面前。开场白直接,也唐突,“你是真感冒了?还是讨厌那位同学?”她愣住,“啊,我是真感冒了,咳咳。”庆幸的是,搭讪很成功,他不止赢得赌局,美女后来还嫁给了他。

“我其实一直处于不安分的状态。”郎永淳告诉腾讯记者。他进一步自我剖析,这种不安分源于早年的不安全感。他出身于江苏苏北的农村,5岁时文革结束,百废复兴,他赶上了改革,一步步奋斗至今。某种程度上,他可以说是,草根奋斗改变命运的活教材。

1994年冬天,郎永淳与吴萍曾在长安街上有过一次对话。夜晚,温暖的灯光从周边的窗户中透出来,每个家庭都在准备丰盛的晚餐。他们轧着马路,寻找着好吃又不贵的小馆子。可是找不到。失意的情绪蔓延开来。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

“哪一盏灯都不属于我们!”

“会有一盏灯属于我们,在北京!”士气恢复,振奋后再前进。

郎永淳家境并不富裕,1995年,他在《新闻30分》开始了电视新闻主播的职业生涯。但物质准备没有,出镜用的西装还是向同学借的。领到第一个月的工钱和领导发的BP机,他兴奋到像个暴发户。跑到吴萍面前,把BP机从腰尖一拔,“那叫一个神气。满脸笑开了花,拿出一个装满前的信封,让她摸摸有多厚。”

“我毕竟是一个草根,需要不断让自己的能力更强。”在央视主持的《新闻30分》中,郎永淳以儒雅的暖男形象与庄重认真主持风格获得观众喜爱。2011年出现在《新闻联播》,作为第四代主播,他在播报新闻时语速明显增快,一分钟达到310字左右,比以往每分钟280字更快,达到一秒钟说5个字。郎永淳和欧阳夏丹组成的“丹淳组合”成为观众最喜爱的主播之一。

但在央视的20年,郎永淳始终如履薄冰,“一些年轻的主播遇到重大直播,就被我们给换下来。在当年我们也被前辈换下来过,有时会沮丧,有时我很泄气。”就算后来达到他定义的“受万众瞩目”的最高处,危机感也如影随形。

腾讯娱乐:是什么原因使你那么有冲劲?

郎永淳:我一直处在不安分或者是不安全的一种感觉。因为我出身草根,从江苏苏北的农村一步步赶上了时代,赶上了改革,让我有机会,先是上了中医学院,又上了广播学院,然后又到了中央电视台。一路上因为得到了机会,得到了帮助,得到了平台。

但我始终会有危机感,觉得我毕竟是一个草根,需要让自己的能力更强,更加的巩固。我在我的脑子里,一直有一种不稳定的感觉,所以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

在职业选择上,我一直处在变的状态。变,我觉得是一个永恒的东西,相对来说,静止不是我想要的状态。

腾讯娱乐:成名过程中是否一直如履薄冰?

郎永淳:当然是如履薄冰,尤其是在中央电视台播新闻。我们那些年轻的官员曾经遇到一些大的直播,就被我们给换下来了。我们在当年,也被我们的前辈换下来过,这是一样的道理。因为你还不足以让组织上信任你。这就是成长的过程。你很努力,但不一定受到认可,不足以让他人放心。有时候会沮丧,那段时间,我或许就泄气了。

腾讯娱乐:现在投身电商,是否意味着抛开了前半生积攒下的经验?

郎永淳:怎么这么说呢?如果没有新闻涉猎到社会的方方面面,你怎么能知道寻找哪个方向,到哪个赛道上去?你积累到的各种社会的阅历、社会的资源,还有经验教训、判断力,这些你觉得都是白来的吗?你觉得换一个赛道,这些东西就都不存在了吗?

腾讯娱乐:做主播的时候,你就已经想到了今天是吗?

郎永淳:每个人都应该是,如果浑浑噩噩的混到退休,那也是一种人生。但我不是那样的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宁波水产品鱼货批发价总体上涨香港黄檀

视频新还珠格格主创受访回应质疑新小燕子不怕板砖杨幂

食药监总局泸州老窖二曲酒不存在误导欺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