锡合金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锡合金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媒体起底邹勇发家史离婚后生活捉襟见肘

发布时间:2020-11-22 10:25:54 阅读: 来源:锡合金厂家

“如果他真死了,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邹勇被绑架案发生后,他的一位亲密朋友如此评说。无论同情邹勇的人,还是讨厌邹勇的人,都罕有地有此“共识”,是因为邹勇背负的数亿元银行贷款,以及他无能力偿还的私人巨额欠债,都将随着他的死而烟消云散。

邹勇被绑架一案如此受关注,缘于“大师”王林。从2013年王林卷入舆论漩涡以来,邹勇一直隐身其后。此后两年,双方更是纠葛不断,也时常引发舆论热议,只是谁也不曾料到,故事的结局竟如此离奇:邹勇被人杀害,王林涉案其中。

8月20日,萍乡警方发布信息称,萍乡市公安局安源分局经提请萍乡市安源区人民检察院批准,对“7·10”非法拘禁案犯罪嫌疑人刘锋、朱理通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犯罪嫌疑人王林、黄钰刚以涉嫌非法拘禁罪执行逮捕。

义气、重情、和善,还是背叛、薄情、奸诈,抑或兼而有之,这样一个早年出身草莽,青年暴得大名,最终却落得悲惨结局的萍乡商人,抛开王林,到底有着哪些不为人所知的一面,又是哪些因素构成了他独特的人生坐标?

邹勇

“他活着也是一种痛苦”

光是银行每年几千万的利息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从7月16日萍乡市警方发布邹勇被绑架的消息以来,关于他到底死亡与否的问题,一直是这座小城热议的话题。

针对邹勇被绑架一案,萍乡市警方至今只对外发布过一次通告,此外再无更多细节披露。但邹勇的姐姐邹敏向南都记者证实,家属一直没有见到邹勇的尸体。

虽然没有见到尸体,但邹勇的家人普遍认为他已经遇害。邹勇的前妻李芦萍说,邹勇被绑架后第二天,萍乡警方来到家里提取了小儿子的唾液做DNA鉴定,当时她就感到事情不妙,“如果人还在就肯定认得出来,要通过DNA那肯定是麻烦了。”李芦萍说,7月17日下午,萍乡市警方向她确认,邹勇已经死亡,但尸体还没有找全。

除了邹勇的家人,他过往生意场上的朋友,也都在关注此事,不过他们更多是从利益得失的角度看待。

与邹勇相识十多年的萍乡商人黄山说,从现实情况来看,邹勇如果真死了,对他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外面欠着那么多债,活着也是一种痛苦。”黄山说,因为筹备赣西电煤项目,邹勇从银行贷款8个亿,但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倒台,让他“期望落空”,光是银行每年几千万的利息就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黄山坦言,邹勇骨子里仍是一个农民企业家,远不具备现代企业家的眼光和能力,“你让他鼓捣一个小煤窑还行,但要运营一个大企业,他根本不是那块料”。黄山说,知识欠缺,目光短浅,让邹勇很难对事业有一个长远的规划。

不过黄山认为,邹勇虽然出身卑微,文化程度不高,但还能白手起家,则与其自身魄力和超人胆量有着很大的关系。

人生的第一桶金

殴打、威胁、赖账……用尽手段垄断萍乡煤炭运输生意

邹勇出生于1969年,土生土长的萍乡人,老家在萍乡市城乡结合部的下瓦窑村。邹家共有姐弟4人,邹勇排行老三。他曾告诉媒体,母亲在他11岁时便因病去世,随后他与继母生活,但继母对他并不好,总让他挨饿,父亲脾气暴躁,经常对他进行毒打。邹勇13岁时便走上社会,成为了萍乡的一名混混。

萍乡人李帅对邹勇至今还是以师兄弟相称,那是因为他们当时一同“出道”,拜了同一个师父。李帅说,说是师父,其实就是萍乡的一个有钱老板。被称为江南煤都的萍乡,老板因倒煤而成为富翁,李帅和邹勇便鞍前马后地跟着,成为了对方的马仔,从充当打打杀杀、为老板争利益抢地盘的角色开始扮演。

李帅说,萍乡小煤矿众多,因为争夺利益,煤矿之间经常发生械斗,他们负责冲在前面打打杀杀。不过李帅说,邹勇从未参加过械斗,多数时候都是深居幕后指挥,或者是协调各方关系,“虽然他没读过什么书,但他是用脑子讨生活,不是靠蛮力”。李帅说,因为表现突出,邹勇得到老板的赏识,开始从老板那里借助一些资源自己单干,而老板也乐见其成。

同师父一样,邹勇人生的第一桶金,也来自煤炭生意。但李帅说,邹勇与师父不一样的是,他的胆子更大,更加心狠手辣。

邹勇曾经的挚友李炜说,邹勇正式单干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当时煤炭市场行情上涨,不愁销路,只要手上有资源,“闭着眼睛都能赚到钱”。而邹勇为了获得利益最大化,开始用各种手段,在萍乡垄断煤炭运输生意,“比如说原本你给这个地方送煤,现在邹勇想要来送了,他叫你赶快走,你不走的话就叫爪牙打你,就这么简单。”

萍乡市下埠镇联营煤矿矿长尹新民证实说,邹勇前妻李芦萍曾包销其煤矿所产煤炭一年,最后欠其120万货款。最终在邹勇威胁下,其只得作罢,没敢向李芦萍要债。“邹勇势力大,我们有理都没地方去讲。”尹新民说,不止如此,邹勇还从其另外一个煤矿取走40万货,同样没有付款。

萍乡市巨源村村民赖长录也表示,他曾通过亲戚关系调煤炭给邹勇,并约定每吨给赖提取5元,但事后,邹勇却以煤炭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赖67万元的报酬,并派人多次殴打他,“邹勇派人跑到我家要杀我全家,我就不敢去要了。”

不只是敲诈有钱的老板,很多时候,邹勇甚至连普通的运煤司机也不放过。萍乡泸西县运煤司机欧阳树华说,2009年他曾给邹勇的天宇燃料集团运煤,但对方收下煤后即以质量不合格为由,拒绝支付其几万元的货款,碍于邹勇的威胁,欧阳树华只能选择忍气吞声,“很多湖南同行有我一样的命运,都是敢怒不敢言。”欧阳树华说。

李炜说,依靠煤炭生意,邹勇攒下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他的财富的积累是非常恶心的,做的全是一些没有底线的事情。”李炜认为,邹勇财富的积累手段,与他的成长经历有很大关系,“展现的都是阴暗面”。

资本的原始积累

大肆收购萍乡周边煤矿,以次充好利用价差赚钱

如果说垄断煤炭运输还算小打小闹的话,2000年成立天宇燃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宇公司”),则是邹勇原始资本积累的正式开始。

工商资料显示,2000年天宇燃料有限公司成立时,注册资本仅有50万元,员工13人。但从这一年开始,邹勇在萍乡周边大肆收购煤矿,据其公司简介显示,其下辖的煤矿包括萍乡市五陂镇乌源煤矿、杨家冲煤矿、大屏山煤矿、务咀坡煤矿、周家源煤矿。到了后期,其业务范围甚至一度扩展至与萍乡接壤的湖南省醴陵市。在醴陵,邹勇收购了一家煤矿,成立了一家运输公司。

天宇公司简介显示,该公司以电煤经销为主,业务辐射江西、湖南、安徽、重庆、山西、内蒙古等省市自治区,与中电投、大唐电力、国电、省投资集团、赣能、皖能等旗下的一批大型发电企业,江西、湖南部分大型钢铁联合企业以及大型焦化企业等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然而,熟知邹勇的一名知情人士讲述,邹勇的原始积累,大多来自煤炭造假。

该知情人士讲述,所谓煤炭造假,就是将优质煤拉到运转站,然后将其中的绝大部分调包,再换以劣质煤填充,以价格差来赚钱,如果对方不配合,就施以暴力手段。该知情人士回忆,一个中转站的质检方因为拒不接受邹勇的劣质煤而被泼硫酸,“在萍乡这个大环境下,他是怎么样挣钱的?全都是靠作假”。

地处湖南醴陵市的白兔潭煤矿曾是邹勇的供货商之一,据该煤矿所在地白兔潭村村干部林孝秋介绍,邹勇2004年左右曾派人到白兔潭煤矿采购煤炭运往天宇公司,前后持续了七八年时间。但林孝生说,白兔潭煤矿的煤炭属于劣质煤,无法达到电煤使用标准,价钱也远低于市场价格,“市场价格那时候一吨普通煤300多块,这里的煤只要200多。”

此种说法也得到了白兔潭煤矿现法人代表李友明的证实,李友明说,电煤的标准则在4000卡左右,而白兔潭煤矿的煤炭热量值只有3000卡左右,远远达不到电煤标准。

株洲市发电厂之前与邹勇也有煤炭业务来往,该厂一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以部分劣质煤代替优质煤是很多火力发电厂的公开秘密,“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明明达不到要求,但还是放进来了”。上述知情人士说,5年的“黄金期”,让邹勇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

公开资料显示,到了2005年,邹勇将天宇公司改为集团,注册资本达到11673万元。

成功蜕变风光无限

公司成为萍乡市纳税大户,各种名誉纷至沓来

南都记者得到的一份警方笔录显示,依据邹勇的说法,他与王林在2002年下半年第一次见面,当时由邹勇的朋友李振源介绍认识,地点在萍乡市的海天阁大酒店。

邹勇说,王林第一次与他见面便表演了“法术”,让电梯按照其意志随意上下开关,这让邹勇很是吃惊,并决定拜王林为师父,但王林当时并未答应。

而王林在回答警方讯问时则表示,邹勇并非他的弟子,他也从未收过徒弟,他与邹勇认识的时间是在2005年,是通过萍乡市公安局的一名民警认识的,该民警与邹勇是朋友。

对于两人认识的具体时间已经无从考证,但两人均认可的是,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是王林介绍邹勇认识的,并且王林从中疏通,让邹勇很快拿到了铁道部的相关批文,使赣西电煤项目顺利上马。

据邹勇向警方讲述,2006年年底,其筹备的江西省重点项目赣西电煤,在拿到江西省内的所有批文后,迟迟得不到铁道部的审批,已经停摆两个多月。为此,他专门去找王林,希望能通过王林向刘志军打招呼,尽快拿到批文。

2006年年底,王林带着邹勇去到北京,找到了刘志军。一个多月后,邹勇顺利拿到批文,而且还得到刘志军的批示——支持该项目“做大做强”。

赣西电煤项目顺利上马后,萍乡商界一度传言,邹勇将会马上成为萍乡首富。“整个江南地区的煤都要在他那里周转,几乎是一本万利的生意。”李炜说。

笔录中,王林转述邹勇的话说,赣西电煤项目运营后,他(指邹勇)将“每年有几个亿的收入”。

此时的邹勇可谓风光无限,已经从当初的煤矿小老板蜕变为集团董事长,其所掌控的天宇集团2008年缴税超过5000万元,成为萍乡市的纳税大户。

与邹勇相识十多年的朋友黄山说,随着财富的积累,邹勇逐渐开始注重个人形象,不再像过去那样满嘴脏话,开始学会慢条斯理的说话,穿戴也讲究了起来,不再是不修边幅,“与过去完全是两个人”。

与此同时,社会上各种名誉也纷至沓来,江西省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获得者、江西省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等多个头衔和荣誉称号,让邹勇摇身一变成了社会栋梁式的人物。

“如果你现在认识他,肯定完全想不到他以前是干什么起家的。”一名江西当地的媒体人士称,尽管邹勇飞黄腾达,但他在待人接物方面非常得体,并没有摆架子。在邹勇获得全国劳动模范时,该媒体人士曾采访邹勇,邹勇亲自派司机驾车迎接。

“慷慨”的大哥

是大方够义气?还是从不吃亏?

在萍乡商界,流传着一句对邹勇的评价:花不完的钱,还不完的债。黄山说,这句话的前半句指的是邹勇对钱没有概念,出手大方,尤其是对朋友,向来有求必应,且不求回报。

坊间曾流传一个故事,说邹勇的一个小弟向其借钱,他连对方干什么都不问,出手就是1000万元。但他后来落魄时,却连几十万都借不到,这让他一度觉得世态炎凉,人心不古。

知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当事人、萍乡商人刘强却对此嗤之以鼻。刘强认为,很多人只是被假象所迷惑,真实的邹勇,远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简单。

据知情人士透露,刘强年轻时曾经因为犯事蹲过监狱,出狱后,想要创业,便找到邹勇,提出借200万元,并表示愿意支付利息。“当时邹勇财大气粗,不仅借了200万,甚至连借条都懒得要。”这让创业初期的刘强感激不已,声称“邹勇大方、够义气”。

可是,好景还没一年,这两人就闹掰了。

2010年期间,刘强看中了一个地产项目,但需要一笔1200万元的投资。于是他再次找到邹勇,想让对方除借他600万元外,再投入600万元参与此项目。刘强告诉他,回报周期需要三年左右,邹勇没有异议,双方签署了协议。

为了感谢邹勇对自己的支持,刘强前后花费了约200万元在邹勇身上,帮其购置各种生活物件,并安排其长期住在萍乡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中。

在项目进行10个月后,邹勇突然表示不干了,想要回全部的1200万元,这让刘强措手不及,劝说无效后,这个项目进行途中又被迫重新融资。

知情人士说,这事让刘强对邹勇有了新的认识——“邹勇不仅是不吃亏的人,而且很难缠”。

据称,邹勇离婚后,刘强曾介绍一个女人给邹勇做新女友,邹与这位女友相好时,给对方送了一套房子,讨取欢心,女方在收下这套房后,很快便携全家搬了进去,“可没过几年,邹勇债务缠身,就想要收回这套房换钱”。当时女方不从,邹勇就开始死缠烂打,并威胁如果不退房就“揍死她”,最终对方妥协,将房子还给了邹勇。

商业帝国快速坍塌

赣西电煤刚出生便夭折,巨额债务缠身

王林和邹勇两人的笔录显示,他们开始产生经济往来,包括王林所称邹勇送给他的1740万礼金和在北京的房产,都发生在2006年邹勇结交刘志军之后。

为了做成赣西电煤项目,邹勇整合了自己手上所有的资源向银行贷款融资,甚至天宇集团里的10名高管都以个人身份向银行贷款50万,帮助邹勇融资。邹勇公司的前任总经理,是邹勇从萍乡农行高新聘请的,此高管精通银行业务,对邹勇公司从银行抵押贷款或是融资,有起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最终,这个据称投资8亿元的赣西电煤项目在2011年年底建成。同年2月12日,给邹勇批文的原铁道部部长刘志军,却因贪腐落马。

赣西电煤几乎是刚出生便夭折,并为此背上了巨额债务。李炜说,邹勇投资的所有项目只有煤炭赚钱,当时煤炭市场不景气,赣西电煤垮掉也是必然的。“贷款8个亿,一年就需要8千万的财务成本,光员工工资就要几千万,他一年不做生意就要亏一个亿。”

7月19日,南都记者前往赣西电煤公司,发现大门紧闭,仅有两个保安留守。在公司的门口贴着一张落款时间为“2015年7月17日”的告示,上面表示赣西电煤因“特殊原因”停产。两名保安表示,他们已经10个月没有领到工资,目前还在等着留守委员会处理。在公司内,数层楼高的煤炭已经被贷款银行扣押。

离婚后生活“捉襟见肘”

生意最为艰难时协议离婚,承担所有债务债券

在邹勇生意最为艰难的2011年7月,他和前妻李芦萍协议离婚,原因是感情不和。

李芦萍向南都记者出具的离婚协议书显示,邹勇名下的实体财产:位于上海、香港和深圳等地的7套别墅、房产及一家店铺归李芦萍所有,李自己的500万存款也全部划归女方。邹勇得到的,则是经营不善的5家公司和7家煤矿,以及所有的债务债券,两个儿子的抚养义务也由其承担。

这样的离婚,无论是邹勇的朋友,还是与他不和的萍乡商人,都认为邹勇是借离婚转移资产。“傻子都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个时候离婚”,黄山说,邹勇的赣西电煤欠了银行几个亿的债,再不赶紧离婚,家底马上就会被掏空。

离婚后,邹勇的生活开始“捉襟见肘”。黄山说,以前邹勇都是抽100元一盒的白沙(和天下),生意不好后,只能抽几十元的硬中华,还有一次,邹勇开着上百万的保时捷卡宴去加油站,却只加了100块钱油,显得“很不好意思”。

但另一方面,邹勇却仍长期拥有私人司机,并且常年住在萍乡的五星级酒店七星大酒店总统套房中,单是每月的房租就要1万元。另外,邹勇的大儿子也被他送到北京读书,正在为出国准备托福考试。

无论是邹勇的前妻,还是他的两个儿子,对邹勇的评价都很高。可能是因为自己从小吃苦受欺负的原因,邹勇至今保持着每天练武的习惯,并且要求小儿子跟着自己一起练,对其甚是呵护。

邹勇的大儿子则回忆说,邹勇最担心其吃饭问题,每次放假回家,邹勇都会带其去最好的自助餐厅吃饭,叮嘱他多吃,注意身体。“对两个儿子来说,他是一个好爸爸。”邹勇的前妻李芦萍说。

与王林的纠葛

除了与王林的官司,邹勇还有不少官司缠身

对于邹勇找王林打官司要钱,黄山认为与邹勇的破产直接相关,“如果赣西电煤赚钱了,他估计也不会在乎那几千万,现在亏了,所以想把被王林“骗”走的给拿回来。”

对于双方的反目,王林本人则是另一番说法。他曾多次提及,即便是在邹勇生意做大之后,双方的经济往来不断,但都是邹勇向其借钱进行资金周转,邹勇送给他的两辆汽车,就是邹勇对其的回报。2011年王林重病,几度下发病危通知书,在此期间王林担心自己不测,希望邹勇还钱,邹勇在病床前与王林彻底反目。

从2012年11月开始,王林向各级人大、检察院、公安部门等机构写信或上访实名举报邹勇。在2013年“王林事件”之前,王林与邹勇因为金钱纠纷,上诉至法院,除了“茅台酒案”,王林均以原告人身份出现。“茅台酒案”在今年4月有了结果,被告王林胜诉。

抛开与王林的官司,邹勇还有不少官司缠身。

据最高院网站,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中也有邹勇(身份证36030219690****4516),于今年6月1日发布,称邹勇的江西天宇燃料集团因欠兴业银行南昌分行955余万元,利息148余万元,在南昌中院判决后,邹勇至今未还款。

去年4月,宜春市袁州区法院的(2014)袁民保字第27-1号民事裁定书称,邹勇及他的江西天宇集团等,因未归还刘敏到期的借款,冻结了邹勇等在金融机构的存款1300万元或查封其同等价值财产。

虽然邹勇债务缠身,但对于他找王林要钱,李炜认为很多要的并不合理,“我是这样看的,邹勇曾经送钱送礼给王林,是应该送的,因为王林帮你达到了目的。所以在钱这方面,我除了不认可王林卖假酒给邹勇外,其他的都是邹勇耍了他。”在李炜看来,走投无路的邹勇,想“赖上”王林要回投资在其身上的钱,这是邹勇的惯用伎俩,只不过遇上王林“一直不肯就范,让两人最后彻底闹翻,并愈演愈烈。

而对于邹勇,李炜认为其成长经历,让其展现出来的则更多是人性的阴暗面,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给人家泼硫酸都能使出来,正常的商人有这样的吗?”李炜认为邹勇不择手段的“奋斗”历程,虽然让他短暂“成功”,但最终的结局却是身边无人可用,最终落得一个悲惨的下场。

黄山同样认为邹勇骨子里只是一个农民企业家,“他心里想的不是建立制度,规范化管理企业,而是整天琢磨怎么搞关系。”认识邹勇十多年,黄山说他没有看到邹勇进行过知识更新,也没有学习过企业管理,“注定他的企业做不长久,因为他根本不懂经营管理”。

邹勇出事后,有人在网上为其建立了一个网上纪念馆,网站的首页照片上,是那张已经为媒体广为熟知的照片:皮肤黝黑的邹勇,穿着一身略显宽大的西装,怔怔地看着镜头。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黄山、李炜、李帅、刘强为化名)

cucci手表

乔治阿玛尼

香奈儿

相关阅读